多地公积金告急真相:资金被挪用建设保障房

时间:2013-10-17作者:用户提供来源:网络收集整理【字号:

国投瑞银景气基金学生如何理财

谁在让公积金失血?

  本报记者 董映颉 李继远

  见习记者 李洁 北京、济南报道

  1877亿元、1608亿元,这是截至2012年底北京和上海公布的公积金结余资金量,遥遥领先于其他各地。无法想象,如果这笔巨额资金被花光或者被挪作他用,会有什么后果。

  “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对各地公积金归集和使用情况进行了全国范围的抽查,上周刚刚向部里做了汇报,一些城市确实存在额度紧张的情况。”住建部公积金督查中心的一位官员近日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在上述督查中心官员眼中,最近出现的公积金额度紧张原因很简单,即今年国五条出台之后,各地购房需求出现了集中爆发,公积金个贷大量积压导致贷款资金放量。

  然而,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地方政府的“算盘”里,却算计着另一笔更为“精明”的账:一方面集体采劝拖延”策略控制贷款流出;另一方面“公积金援建保障房建设”的思路却越走越活。

  上述督查中心官员表示,如果公积金用于保障房建设,地方政府不但能获得比个贷或者银行活期更高的利息收益,还可以不必专门划拨用于保障房建设的资金。

  公积金告急真相

  10月13日和14日两天之内,北京、广州、上海三地的公积金管理部门集中辟谣称:“公积金额度充足,并不存在贷款难、提取难的问题。”

  一时之间,从杭州、南京、武汉等热点城市,到西安、郑州、济南等中等城市,甚至从未传出过“额度紧张”的小城市漳州、通辽等地的地方公积金管理部门也纷纷表态“公积金余额充足”。

  事实上,地方公积金管理中心众口一词、言之凿凿的表态却并未打消各方对于“公积金额度告急”的猜疑。

  “目前,一部分城市的公积金额度确实存在紧张的情况。”10月15日,住建部公积金督查中心官员对记者坦承:“这种情况从今年5月份之后开始比较明显,到目前已经有所缓解了。”

  为此,记者分别拨打了上述其中几个城市的多家银行电话发现,除北京、上海等少数城市的银行表示公积金业务照常受理外,所咨询的多数城市均有银行表示暂停办理组合贷款或者二手房公积金贷款业务,甚至有部分城市的银行表示由于额度受限已暂停办理所有相关公积金的放贷业务。

  “对于额度告急的说法,地方政府肯定是很紧张的,因为这关系到当地大多数在职职工的利益,很容易引起挤提等难以收拾的局面。”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陈国强对本报记者解释称。

  而在上述督查中心官员看来,目前出现的公积金额度紧张,原因却很直接简单:“从我们调查的情况来看,国五条出台之后,上半年各地购房需求出现了集中爆发,公积金个贷集中放量提取导致了资金紧张。”

  来自上海、苏州等地的公积金管理中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发放贷款的数量都超过了归集量,其中上海5月份单月放款72.39亿元,创造了公积金个贷业务开办以来的月度放款的最高纪录,出现“入不敷出”的局面。

  “从目前我们所了解的出现额度紧张的城市来看,这些城市大部分集中在东部房价水平较高的一二线城市,”上述督查中心官员告诉记者,“在其他西部或三线城市很难见到额度紧张的现象。”

  援建保障房算盘

  事实上,公积金告急除了提取放量,还和公积金池子被抽血挪作他用有关。对此,早在今年年中,很多地方早早找到了“拖延”的缓解之策。

  “今年上半年,公积金支出量增多的时候,各地已经出台了收紧公积金贷款的政策,一方面是配合楼市调控,另一方面也控制公积金贷款的支出。”陈国强称。

  记者调查发现,今年以来不少成交热点城市纷纷出台了收紧公积金贷款的政策。譬如,北京、杭州、徐州宣布推出“个人住房公积金转商业贴息贷款业务”;合肥推出公积金贷款“轮候制”;而广州低调的提取新规和延长贷款发放时间,则是比较少见的双管齐下“组合拳”。
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