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以市场机制破解信托刚性兑付

时间:2014-06-16作者:用户提供来源:网络收集整理【字号:

“假信托”案件频发,代销法律纠纷屡现,兑付危机连连上演……坐上金融业第二把交椅的信托业,近期屡屡遭遇风险挑战。《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当“刚性兑付”演变为不成文规则,信托产品风险逐步释放的同时,也隐藏了一系列发行、销售及担保隐患。专家认为,为稳步释放投资者群体风险,应用市场化的机制打破刚性兑付的潜规则。

“刚性兑付”成不成文规则

轰动一时的中诚信托“至诚金开1号”以兑付本金和部分利息告终;房地产信托“上海录润置业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近期陷入借贷纠纷“刚性兑付”再度发威。“刚性兑付的实质,是要信托机构提高对不良资产的容忍度,将投资品存款化,仍在积累风险。”上海市银监局创新业务监管处处长王鑫泽说。

年初以来,多款信托产品均出现到期兑付困难。维持兑付的成本逐渐增大,打破刚性兑付的压力却在增加: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广东省银监局辖内信托公司存续信托理财产品达1033只,比年初增加约31%。但伴随资产价格下滑,综合平均收益率已同比降低0.36个百分点。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国际无抵押债券平均违约率是4%至5%,从代销银行、发行信托机构角度,信托违约和银行不良贷款一样,是非常正常的现象。“随着部分行业去杠杆资金流趋紧,打破刚性兑付的压力已在加剧。”

事实上,按照《信托公司管理办法》,信托公司开展信托业务,不得承诺信托财产不受损失或者保证最低收益。广东省银监局非银处负责人认为,“在信托产品的制度安排上,根本不存在刚性兑付,本来就不具备法律强制性。”

然而,在众多信托产品兑付实际操作中,信托机构赔不起,代销银行不想赔,投资者问责无门,缺乏有效的问责和市场化“兜底”机制,使兑付纠纷频频上演。

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金作鹏表示,2011年以来,他已受理数十起信托到期兑付纠纷,最终都是以撤诉为条件,达成刚性兑付和解。“不刚性兑付会造成维权风险。如果支持投资者诉求,对行业、公司的影响又很大。”

“捂住”风险难掩新隐患

形成刚性兑付的源头在哪里?据介绍,上世纪90年代末,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向省内外、国内外500多家债务人发放贷款近130亿元,因未严格审查债务人的资信和偿债能力,导致严重支付危机。此后,国内信托产品形成刚性兑付潜规则,运用资金池、“借新还旧”方式保兑付。

伴随轰动一时的广国投破产案,国内信托业已经过6轮整顿,兑付问题依然频发。

“非市场化的刚性兑付可能导致风险被普遍低估,过度投资不可行项目。”标准普尔大中华区总裁周彬说《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发现“一刀切”的兜底做法滋生了多方风险意识薄弱、产品发行缺乏评估等一系列风险。

一是不管“能不能买”,投资群体风险意识淡薄。2011年2月,上海市民吴竹成以300万元购入某集合信托计划。根据管理报告,截至次年9月30日,该信托产品浮亏便接近45%。记者在投资者出示的合同中看到,风险评估报告签字处为空白。“自己确实连合同都没看就买了。”而根据《商业银行理财产品销售管理办法》,风险承受能力评级应由客户填写。

二是不顾“该不该卖”,理财担保销售弄虚作假。销售违规宣传、担保审查不严,也使投资者盲目入市。

以今年1月陷入兑付危机的中诚信托“诚至金开1号”产品为例,作为其担保物的陕西某煤矿在信托发售前未获得采矿证,并不具备作为担保物的资格。“不论投资者自认倒霉还是获得兑付,都不应影响追究失职者责任。”上海一家基金子公司负责人认为,刚性兑付掩盖了责任追查。

三是不问有无资质,信托发行成为融资套利。事实上,信托业存在的“刚性兑付”潜规则已波及多种投资品,影响深远。比如,基金子公司、券商资管计划,乃至私募债市场的“刚性兑付”同样应运而生。

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