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虫夏草产业亟需进入标准化应用——秘书长专访

时间:2016-03-10作者:用户提供来源:网络收集整理【字号:

      近年来,冬虫夏草医药保健价值不断被挖掘,其价格也不断攀升。然而,冬虫夏草行业却面临着巨大危机。一方面,随着礼品市场的紧缩,高档冬虫夏草礼盒销售量在不断下降;另一方面,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原本稀少的冬虫夏草资源在乱采滥挖后面临枯竭;同时,因过度挖掘而引发的环境破坏问题也不容忽视。

近日,互联网上“冬虫夏草6元每克”话题在行业内外引起广泛关注,这是否将会为冬虫夏草行业找到蜕变之路,从而引领冬虫夏草走入微生物高科技产业化时代?

带着这个疑问,我们来到青海冬虫夏草协会,与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常务会长赵锦文促膝而谈,探寻冬虫夏草。

记者:您好,赵会长!感谢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专访。我们了解到目前冬虫夏草行业发展面临巨大挑战。请您介绍一下冬虫夏草行业的发展现状,目前还存在哪些问题?

赵会长:您好!欢迎来青海做客,也很荣幸能为大家答疑解惑。

目前,冬虫夏草行业发展确实遇到了一些问题。高端礼盒冬虫夏草的销售不像前些年那么火热了,冬虫夏草价格整体也有所回稳,没有前些年涨得那么厉害。但是,冬虫夏草资源的确越来越稀缺,物以稀为贵嘛,冬虫夏草价格也还是有上涨空间的。不可否认,无序采挖冬虫夏草确实不利持续发展,特别是一些乱采滥挖者,在采集后不能随手回填地表植被,每采集一株天然冬虫夏草,至少将破坏0.02平方米的地表植被。

拿青海省来说,每年有近20万人进入冬虫夏草产地进行采挖,过度的滥采使原来常见于海拔3000米的冬虫夏草,现在连在海拔4000 米都很难寻觅了。如今,野生天然冬虫夏草面临资源枯竭的局面愈发严重,高原脆弱的生态环境受到了严重威胁并且逐渐加剧,直接影响三江源地区生态的健康。除此之外,行业中某些唯利是图者受利益驱使,不惜掺假卖假,给消费者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和身心负担。“救命的虫草”变成了“害人的毒药”,实在令人痛心、惋惜。资源稀缺、环境破坏、行业乱象,导致了整个行业面临的局面确实比较艰难,亟待改变和整治。

冬虫夏草产业亟需进入标准化应用——秘书长专访

记者:您刚才也提到了冬虫夏草的价格还会上涨。但是,近日,网上热传“冬虫夏草6元每克”受到行业人士热议,备受广大消费者和患者关注,您有什么看法?

赵会长:“冬虫夏草6元每克”的话题我也一直关注着,这里说到的冬虫夏草当然不是野生的冬虫夏草。

现在市场上的野生冬虫夏草每克价格不低于100元,一般品质的在150元以上,品质好的就能达到400元每克。但不可否认,这个价格也的确含有炒作的成分,国外科研突破和资金炒作是近年来虫草价格剧烈波动的主要原因。上世纪80年代,上等冬虫夏草的价格约为0.12元/克,但在2003年的非典时期,传言包治百病的冬虫夏草价格猛涨到16元/克,从此步入了“奢侈滋补品”行列,价格一路飞升。大家关心的“6元每克冬虫夏草”,指的是“发酵冬虫夏草菌粉”。

目前阶段,“发酵冬虫夏草菌粉”概念还尚未大范围普及,很多人还不了解,所以6元每克的价格也还是比较合理的,甚至偏低。

记者:噢。那,发酵冬虫夏草菌粉是什么?它与冬虫夏草的区别在哪里?它怎么能实现6元每克的低价?它可以作为冬虫夏草的替代品吗?

赵会长:冬虫夏草不是动物、也不是植物,而是一种生物。它是冬虫夏草真菌的菌丝体通过感染蝙蝠蛾的幼虫,以其体内的有机物质作为营养能量来源进行寄生生活,经过不断生长发育和分化后,最终菌丝体扭结并形成子座伸出寄主外壳,从而形成的一种特殊的虫菌共生的生物体。

冬虫夏草真菌的国家统一法定学名为中国被毛孢。而发酵冬虫夏草菌粉就是从冬虫夏草中分离中国被毛孢的菌丝体并利用低温深层液体生物发酵后产生的。据我所知,中科院对青海珠峰发酵冬虫夏草菌粉的成分和天然冬虫夏草成分做了对比,证明了两者在成分上、基因上和效果上近乎一致,甚至发酵冬虫夏草菌粉的部分活性成分含量超过天然冬虫夏草,而且因为实现标准化、量化生产,所以更安全放心。

之所以能实现6元每克的低价,是因为发酵冬虫夏草菌粉是利用科技手段将冬虫夏草的有效成分进行培养。他们每年只需从玉树海拔4800米高原地域的天然冬虫夏草中,选取最优质的几根来提取中国被毛孢,而后在无菌厂区进行纯化复壮培养发酵,可以说实现了冬虫夏草的量产,所以成本也相应降低。根据临床报告,也证实了发酵冬虫夏草菌粉对治肺、治肾、调节免疫平衡方面有良好效果。也许就像青海珠峰所说发酵冬虫夏草菌粉开启了“冬虫夏草2.0时代”,发酵冬虫夏草菌粉未来运用会越来越广泛,很值得期待!

记者:青海珠峰所说的“冬虫夏草2.0时代”是什么意思?能为我们具体解释一下吗?

赵会长:“冬虫夏草2.0时代”是青海珠峰在推出发酵冬虫夏草菌粉时提出的,我个人还是比较赞同这一说法。

世界卫生组织提到,保健品的发展经历了4个时代。第一代是以氨基酸、维生素、葡萄糖、蜂王浆为代表的营养补充型保健品;第二代是以补充铁、锌、钾、碘、钙等补类为主,单一进补的强化型保健品;第三代时以深海鱼油、甲壳质等调节类为主的技能型保健品;第四代是功能因子型食用菌多糖,植根于中医养生理论,结合世界最新科研成果,以食、药用真菌为主,通过真菌多糖的显效作用和中药的科学配伍,直接作用于人体的最小单位——细胞。

21世纪是真菌多糖养生时代,而冬虫夏草的药效正是因为虫草多糖起作用。天然冬虫夏草成分不稳定,无法标准化,是中草药原始应用时代,也就是1.0时代。而发酵冬虫夏草菌粉通过科技手段达到了冬虫夏草功效成分的标准化和量产,所以是2.0时代。拿屠呦呦青蒿素为例,中药典籍里面虽然有治疗疟疾使用青蒿的记载,但毕竟中医药有它的局限性,无法提取有效成分,批量生产。屠呦呦通过多年努力,成功提取了青蒿素,制成成药帮助世界人民攻克了这一顽疾。诺贝尔奖奖励的不是传统中药,而是通过科技将中医药成果变现于世界的这一行动。

中国传统中医博大精深,药材瑰宝无数,我们不缺“青蒿”,我们缺的是“青蒿素”。所以发酵冬虫夏草菌粉与“青蒿素”一样,确实可以称为“冬虫夏草2.0时代”,是划时代的成果。

相关标签: